芸薹蓁桃相携处,坦卧浅饮不知年

到头犹记曾相惜,梦里桃花碎如雨

有个人说光,我们仿佛听到一万个太阳。他说白天,我们听到的是永恒。他的灵魂在说话,不是出自于他,不是通过那些我们第二天就会忘记的渺小的话语,也许是通过光,通过声音,通过风景。如果一个灵魂说话,它便在万物当中。它将一切唤醒,赋予它们声音,它让我们听到的总是一支完整的歌。只有在邻近与上帝的靠近中,人们才能谈到一个非本体论的上帝。一个真正的诗人就本质而言,就是圣言的谛听者,即使在看似最徒劳无益的日常生活中,亦应时刻儆醒谨守,因为圣言犹如不速之客的邻人,总会不期而至地叩门。


我知道!我的彩派!就不会停!

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流照君。

他也曾小妖排蚁阵,他也曾老怪坐蜂衙,你看他威风凛凛,大家吆喝叫一声爷。他也曾月作三人壶酌酒,他也曾风生两腋盏倾茶,你看他神通浩浩,霎着下眼游遍天涯。荒林喧鸟雀,深莽宿龙蛇。仙子种田生白玉,道人伏火养丹砂。

——《西游记》第二十八回:花果山群妖聚义;黑松林三藏逢魔


过去的日子,遇上好天气,夜间无事的时候,我时常一个人来碗子山顶饮酒,天界的斗牛宫掩映在皓皓漫漫的星云之下若隐若现。看得久了,便有些醉人,百花总是静悄悄地伫立在身后给我披上亲手缝好的衣裳。山中无甚绫丝,我衣的布料俱是黄葛织就,亏得百花巧手妙心,寻常葛布亦熠熠生辉起来,比得过碗子山日出时分的灿灿流光。但百花不一样,我知...

致橡树

——我有我红硕的花朵,像沉重的叹息,又像英勇的火炬。


“归根结底,是自己不够强大。”她在手机上一个一个地打字,和她说话的人很快就回复了:“是的。”

没头没尾的对话是在讲一个关于分手的故事,她忽然想到了什么,于是说:“不过你有想象我被人甩的场景吗?我觉得我不是被人甩的人,我甚至自己都想不出被人甩的场景了。因为我永远独立而新鲜,我是一个个体,不依附于任何人。所以假设我恋爱了,对象要跟我分手,他会稳重而尊敬地跟我坦诚布公,然后我就倾听完整,然后好聚好散。”

“是的,你是那样的人呢。就算要分手,也是‘好的,那就分手吧’。”

“而且,对方和我都是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心情,但依然彼此尊重喜爱。...

【内森】春风·下

写都写了,还怕哈子卡西么?让内田小姐露出羞辱的表情就是亲妈的愿望(需要电击)

私设!私设!私设!请勿过度代入真人!

第一个车门在这里

第二个车门在这里

【内森】春风·上

通篇都是私设的内森车,之前的阴阳师森X狐妖彩。说起来并不是不更新了,而是经过了很多很多脑洞要改的太多了,所以二十年后再见吧(

其实半年前和蝉蜕开脑洞时就已经写完了,只是相当露骨,怎么也不好意思全发,其实最想写的部分就是那个场景罢了,我觉得食用前部分也够了。

车门在这里

提问箱

您好,谢谢您的关注!这是我的匿名提问箱,请多指教!回复见评论。

马甲线好评

蝉蜕:

负伤三森,身上原本就有一条伤疤直到腰部,平时是隐藏着的,不会轻易露出

      1/28